富二代破解版apk

Published / by admin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第二天,节目组的声明一出,果然全网炸开了锅,吩咐猜测着顾安月丈夫的身份。

也有不少顾安月的男粉丝气愤的哭天喊地,扬言着要把抢了他们女神的男人给人肉出来。

网络上热闹的很,现实生活中也到处都能听到有关顾安月的话题。

而事件的主人公继续过着自己的日子,完全不受外界的影响,尤其是魏哲,心情好极了,甚至注册了一个名叫顾安月老公的社交账号,把那些要过来挑衅的粉丝怼的一个个封号,哭的求饶喊爹。

“都是些自不量力的……”

办公室内,魏哲刚怼的一个粉丝直呼他为魔鬼,不由自主的感叹着。

秘书在一旁看的瑟瑟发抖,论毒舌,谁比的上他们魏总?那不是自讨苦吃么?

他真心的心疼那些男粉丝……

魏哲关了电脑,看了看时间,准备下班了。

他去了医院,没想到在门口碰到了大量的车,“又是那些媒体和安月的粉丝围堵?”

助理看了看,回答道,“好像不是,是医院总部高层的人过来视察的。”

天然素颜美女咏夕室外可爱御姐浪漫温暖写真

魏哲只扫了一眼,并没有兴趣,直接去了病房。

病房里热闹的很,魏夫人和两个孩子都在。

“粑粑来了呀?”

小相思一看见他就伸开手要抱抱。

魏哲刚把她举起来,又嫌弃的把她放下了,“太胖,抱不动!”

“鬼啦!那天窝还看见抱麻麻了!”

小相思一脸的不满,偏要抱。

魏哲无奈,只能重新将她抱在了臂弯里。

“阿哲,查到了没有?”

魏夫人也听说了消息,连忙问道。

“还没有眉目。”

幕后之人做的很谨慎,再加上当时人多,监控也看不清楚是谁推的顾安月,也就没有办法从中找出黑手。

至于那几个男人,也宁死不招,这件事情暂时就这么拖着了。

“会不会是们多想了?”

顾安月觉得魏哲有些疑神疑鬼了,兴许只是当时人多,有人无意间撞了她一下呢?

“我也希望是我多想了。”

可偏偏巧合太多了。

魏哲现在能做的,一是调查,二是等对方主动露出马脚,如果一两年还没有动静,也许真的是他误会了。

“妈妈什么时候回魏家住啊?”

这段时间顾司守和妹妹都住在魏家,而魏哲和顾安月则住在嘉楠公寓,好几天没见面,兄妹两自然是想的。

听到这话,魏夫人轻咳了两声,对着顾安月说道,“们还没有好好谈过爱,需要单独的空间相处,我和孩子就不打扰们了,我和老头子会照顾好相思和司守的。”

闻言,顾司守明白了,也就不再问这个话题。

“不过我可告诉们,婚事这是板上钉钉的事情,们准备的差不多了,婚礼的事情就该安排上日程了,到时候我要让所有人都知道安月是我的儿媳妇!”

魏夫人催促着两人,“我还是希望日子越快越好,们的事情一天不定下来,我这心一天都不能安。”

“阿哲,作为男人,多少要主动点,求婚,玫瑰,戒指,该有的,一样都不能落下,知道了没有?”

魏夫人当着孩子的面开始催婚了。

魏哲则是看着顾安月,“我随时都做好了准备,就看她了……”

顾安月脸色微红,握住了他的手。

见到这一幕,魏夫人总算是放下了心,看来她当初让孩子做助攻果然是没错的,两人刚闹分手,没过几天就和好了,她期待已久的婚事,估计马上就要来了!这可是魏家的大喜事!

天黑后,魏夫人带着孩子离开了。

魏哲继续在病房陪着顾安月。

连续待了几天,顾安月实在是待不住了,嚷嚷着要出院。

“看我手上绷带都拆了,手也能正常的活动了,出院没问题吧?我要无聊死了!”

“不行,还要再观察两天!”魏哲严肃的拒绝了,“有我陪着,还觉得无聊?那看来是我的错了,接下来就做点不无聊的事,怎样?”

话落,他倾身压了上来。

顾安月脸红红的,呼吸都不顺畅了,“别胡来,这可是医院呢,我还是病人!”

“这个时候知道自己是病人了?”

“……”

又中他圈套了。

顾安月不得不求饶,魏哲自然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动她,“我陪去散步……”

今天天气很好,不冷。

魏哲将她抱了下来,给她加了件厚衣裳,离开了病房,打算带她去后院。

这里的梅花全都开了,空气中飘散着一阵梅香,又恰好遇上满月,月光明亮,吸引了不少人过来转悠。

魏哲带她去的是人少的秋亭,就怕有人认出她来要合影和签名,坏了好兴致。

“冷吗?”

“不冷啊!”

顾安月身上加了厚衣服,又没有寒风,的确不冷,可她刚说完,忽然就被男人抱在了怀里,他的脸埋在她的颈肩,蹭了蹭,带着稍许胡茬的下颌蹭的她痒痒的。

“我挺冷的,借取暖。”

顾安月忍不住笑,明明是想趁机抱着她而已,这借口找的可真幼稚的。

“忽然发现这是个*的好地方……”

假山后,月光下,梅花旁,无人打扰,气氛正浓。

魏哲的兴致忽的上来了,抱着抱着,开始不规矩的吻她。

“别……有人……”

顾安月隐约的听到了脚步声,连忙捂住了他的唇,用眼神警告他别胡来。

男人虽然不满,却也没有继续动作了。

脚步声越来越近,谈话声传来。

“慕总,几家公司的投资下来了,西部那块地也拿到了,如果不出意外的话,明天春天就可以开始动工在西部建大型的分院,工程期初步推测为两年,到时候那边的人就方便看病了,至于医生,我们也会每年派些顶尖的过去工作,年限满了再回来,期间薪酬翻倍,这计划已经通知出去了,没有医生有异议……”

一行人从假山前走过,时不时的向为首的男人汇报着工作。

他仔细听着,扣紧了那身白大褂,“做的不错……”

“这是应该的慕总……”

几人渐行渐远,并没有发现假山后的两人。

顾安月看着为首的那道颀长的身影,眸色微深,直到他消失的再也看不见了,也没有收回视线。

“怎么了?”

魏哲见她心神不宁,问道。

“没事,我们回去吧。”

“嗯。”

魏哲牵住了她的手,时不时的在她耳边说着什么。

顾安月一一回答着,可男人多少都看出了她的心不在焉,又想起了那个穿白大褂的医生,脸色忽然沉了下来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