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手黄版本

Published / by admin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噗嗤!

众人听到这里,都忍不住笑出声来,这个家伙弄死了人家那么多人,炸了人家的老巢,现在还把自己说的那么无辜。

真是有意思。

松散道人快要气疯了,开口说道:“分明就是搞的鬼,还死不承认!”

“呵呵,叫松散道人吧,在我没有见到之前,对还有一丝敬畏之心,毕竟是阵法殿的殿长,但是随意污蔑我,毫无证据可言。”

“照照镜子,看看现在的样子,不停地重复那几句话,活脱脱的像一个泼妇一样,哪里有半点阵法师的风采,同为阵法师的我,真心替感到丢人。”宁飞扬再次开口说道。

松散道人本来就憋着一股怒火,听到宁飞扬的辱骂之后,整个人就更加无法保持淡定了。

气血翻涌,一口鲜血喷了出来。

“好家伙,居然把阵法殿的殿长大人气得吐血了。”

“宁议员骂人不带脏字,而且句句在理,真是高手啊。”

“如果换做是我们,恐怕也会被气得吐血,任谁遭遇了这种事情,也扛不住啊。”

光脚丫子的美女清新早春写真

那些围观的人同情松散道人,但是心里对宁飞扬的表现更是震惊,再次望向他,不由地冒出了冷汗。

这个家伙,杀人于无形之中,实在是太毒了。

“没话说了?”宁飞扬冷笑道,“们在我的地盘布置了阵法,导致我的府邸遭到了破话,我的朋友精神受损,这些都要赔偿的。”

“我在上空布置的阵法,的府邸损坏,还要我赔偿?”松散道人怒气冲天。

“当然了,府邸是我的,上面的领空自然也是我的,侵入我的领空,自然要受到相应的惩罚。”宁飞扬笑着说道。

无耻啊!

不仅那些外人,就连小安等人也都腹黑了起来,从来没有见过宁飞扬这么没羞没臊的。

“…………”松散道人气得说不出话来。

“呵呵,不要太生气嘛,万一倒在我家门前,来个碰瓷,我可承受不住啊。”宁飞扬嚷嚷道,“大家都看好了,如果老家伙出了问题,可不是我的责任。”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

对方可是阵法殿的人,如果放在平时,大家不敢非议,但宁飞扬这个家伙实在是太逗了,他们忍不住笑出声来。

“我……我这就去找员长大人评理,给我等着,我不会放过的。”松散道人离开了这里。

阵法殿的人,依然围堵在这里,今天如果没有一个交代,他们是不会离开的。

围观的群众,也都不舍离开,刚才上演的大戏,实在是太精彩了,他们还不知道事情朝着哪个方向发展呢。

“他……未免太恐怖了吧。”向议员也傻了眼。

“或许,这不是他做的呢。”于议员也开了口。

向议员摇了摇头,说道:“不要自欺欺人了,这个家伙的本事非常大,尤其是在布置阵法上面,放眼整个南天联盟,恐怕也没有几个人是他的对手。”

“如果真是这么说,我们得罪了他,以后岂不是……”于议员想到这里,冷汗涔涔。

“对啊,所以我们要赶紧想办法,怎么才能把他给除掉。”向议员忧心忡忡地说道。

于议员叹了口气,说道:“我们先不要想那么多,松散道人不是去告状了吗?我们静观其变。”

“告状?于议员,我说是不是记性不太好,之前在会议大厅发生的事情,难道都忘了吗?”

“咱们员长大人,可以口口声声称呼宁飞扬为老弟,而且是他极力推崇宁飞扬做议员,以为他会帮着松散道人,反过来惩罚宁飞扬吗?”向议员摇了摇头说道。

议员对宁飞扬的态度,让他们捉摸不透!

“话虽如此,但如果议员大人真的有失偏颇,做出丧失人心的事情,这些围观的人会怎么想?联盟各大势力的族长,又会怎么想?”于议员解释说道。

向议员恍然,议员的位置高不假,但也只是表面上的,即便是员长,也是各大势力选拔出来的。

员长看似风光,但是每天处理日常事务,也不是简单的事情,对外还好,大家齐心协力。

但如果内部出现了矛盾,就难以调解了,万一惹得别人不高兴,也会被记恨在心。

“向议员,想想,松散道人是何人?他可是阵法殿的殿长,在南天联盟之内,他的影响力是非常大的,如果这件事没有公平公正的处理方式,他会罢休吗?”于议员再次开口说道。

“嘿嘿嘿,还是想的周到,如果松散道人不满,我们就趁机火上浇油。”向议员心领神会。

两个人正在议论的时候,松散道人已经来到了议员的府邸,因为他的声望颇高,员长府邸的下人,很快便通报了。

“原来是松散道人,不知道这么急忙过来,到底有何贵干?”员长开口询问道。

“员长大人,出来那么大的事情,难道还不清楚?”松散道人一肚子火。

员长当然感应了震动,但他并不能表现出来,松散道人如果知道他装出来的,肯定会发火。

“给我讲一下。”员长开口说道。

松散道人描述了起来,重点说了宁飞扬的不是,把自己的行径说的非常正义。

“事情就是这样的,他接二连三杀我的人,而且摧毁了阵法殿,员长大人,说这件事该怎么处理吧?”松散道人气势汹汹地说道。

“额……我大概听明白了,但从这件事情上,好像也看不出什么吧。”员长实事求是地说道,“我怎么听着,好像是的不对啊,毕竟是们先对宁飞扬动的手。”

松散道人噌地站了起来,不惜冒着雨员长翻脸的危险,再次开口说道:“员长大人,我之前在外面,听说和宁飞扬称兄道弟的,本来我还不相信,没想到真的。”

“身为堂堂员长,被大家推举出来,为联盟主持公道,现在偏袒那小子,我要让所有人都知道的嘴脸。”

这一口气,他咽不下去。

员长听到这番话,没有生气的意思,依然笑着说道:“我能理解现在的心情,但是不要发火,我问一句,觉得和宁飞扬做敌人好,还是做朋友更受益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