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ellow字幕网下载安装app

Published / by admin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挂了电话后,东方蒲眉头紧锁,问身边的儿子,“将白,这事怎么看?”

东方将白沉思道,“知道这个秘密的人少之又少,不是我们爆料的,也不是暮夕,爷爷和二叔更不会自掘坟墓,那还能有谁呢?”

“是说……”

东方将白点了下头。

东方蒲有些难以置信,“她或许能察觉出来,毕竟是二叔的枕边人,可她为什么要闹得人尽皆知呢?这对她又有什么好处?”

这事被捅出去,东方家的名声是有损,可秦可卿的脸上也不会光彩,又是那么要面子的人,若不然,当初东方靖出轨了苏柳后,她也不会私下解决。

东方将白冷笑着道,“爸,女人一旦狠起来,玉石俱焚都不在话下,更别说,二叔背地里做的这一出太打她的脸,说是背弃也不为过,依着她的骄傲,怎么还能咽下这口气?再者,二叔这次的计划又失败了,以后也没了翻身的机会,这样的他,还有什么利用价值?秦可卿又不傻,以前肯愿意跟二叔做戏,不过是还贪着东方家的权势,现在,自然是报仇、然后一脚踢开,另择高枝。”

这话太犀利直接,便是东方蒲心里也已经痛恶上了东方靖,可听到后,心里难免也有几分悲凉,“夫妻本是同林鸟,大难来时各自飞……”

闻言,东方将白调侃了句,“爸,我妈可不会。”

被儿子打趣一句,东方蒲心里的沉重轻快了些,面上也带了几分笑意,不过说到正题,还是无法真的置身事外,“说眼下该怎么办?”

“爸,您怎么问我?”东方将白有些古怪的问。

清纯马尾少女牛仔背带裤活力生活照

东方蒲瞥他一眼,“东方家,现在是家主,不问问谁?”

东方将白失笑,“您可以做主,我又不抢权。”

东方蒲哼了声,“以为我怕抢权?我是不想再受累,既然已经接管,难道还想让我再继续操劳?我还想退下来跟妈出去转转。”

闻言,东方将白道,“您和妈舍得妹妹?”

一句话,就让东方蒲噎住了,的确,原本他的打算是等儿子接管后就跟媳妇儿四处游山玩水去,顺便还能寻一波地方美食,可现在,他们哪舍得跟女儿分开?

好不容易相认,恨不得天天见。

东方将白不厚道的笑了笑,“所以啊,爸,您虽不在其位还得某其政,再说,这次的事儿影响太大,我一个人也招架不住,又是二叔造的孽,我是小辈,下手太狠了,便是秉公执法,也难免让族里的人心寒,除非……”除非是东方靖联合秦可卿祸害妹妹的事爆出,那时候,不管他再狠辣,也没人会有质疑了,即便是质疑,他也不在乎。

东方蒲叹了声,“好吧,我来出面,去召集族里的人,商量下到底要怎么平息这事儿。”

东方将白建议道,“按说要去老宅,不过我觉得,还是去东方城家更合适。”

东方城是东方白的父亲。

东方蒲拧眉,“去他家?现在他家指不定闹成什么样了,去了还怎么议事?”

东方将白道,“就是因为乱才要去,二叔跑了,一时半会儿的也找不着他,但东方逸在,白小雅在,东方白怎么面对他们?东方城又怎么看待他们?二叔算计了他们母子,他们母子俩也是受害者,但东方白一时未必能接受的了,东方城两口子就更甭说了,眼下,最重要的,还是安抚住他们,那才是乱之源。”

东方蒲点头,“说的对,二叔再混账,可他们母子俩是无辜的,不该留下来受辱。”

……

俩人通知了族里能说的上话的几个人后,就坐车去了东方城家。

路上,东方将白给宴暮夕打了个电话,“网上那些帖子不能全部删除了吗?”

宴暮夕道,“可以删除,但我都知道,这不是谣言,而是事实,我们删帖能肃清什么呢?不过是掩耳盗铃罢了,反倒是显得东方家不够大气。”

东方将白其实也知道这个道理,不然早就联系宴暮夕帮忙了,如今不过就是随口说说,“说,秦可卿搞出这事来,到底是为了什么?”

宴暮夕调侃,“会想不到?”

东方将白哼笑,“我只能想到一点,没的天才脑子,赶紧说,别卖关子。”

宴暮夕笑了笑,“难得大舅兄这么夸我,那我就不谦虚了,其实早在之前我替岳母讨公道时,秦可卿就对东方靖寒心了,一个在关键时候护不住自己的男人要之何用?这次,东方靖筹谋了七八年的戏也终于以失败落幕,她也就再没一点盼头,自然是要把这些年的隐忍都发泄出去了,爆出这桩丑闻,既能毁的了东方靖,又顺便打击了东方家,还能给自己博个受害者的名声,一举三得,接下来,她要离婚也好,要抢家产也好,就都变得名正言顺、理所当然了,谁都会同情她、苛责东方靖,一桩丑闻,只有她是赢家。”

“只这样?”

“当然还有。”宴暮夕意味深长的道,“怕是她也察觉到了什么,想先下手为强。”

“是说……”东方将白惊疑不定的问,“她猜到了破晓的身份?”

“那倒还不至于,不过,她八成是猜到我们察觉出二十年前的真相了,泊箫被抱走、被害,都是她的手笔,她当然得防着我们报仇。”

东方将白冷笑,“那她离婚了也改变不了什么。”

“她可以把所有的罪都推给东方靖。”宴暮夕一阵见血的指出,“东方靖现在被迫躲了起来,能做的事情有限,秦可卿想往他身上泼脏水轻而易举,他还不敢现身,可以说是百口莫辩。”

东方将白咬牙,“果真是最毒妇人心,她倒是好算计。”

“她的确是个祸害。”宴暮夕说完,话题一转,“秦可卿那里我会盯着,我也让人去找东方靖了,和叔叔眼下先安内吧,那是家事儿,我不好插手。”

东方将白点头,“谢了!”

“真想谢的话,就早点把泊箫嫁给我。”宴暮夕‘趁火打劫’。

“想得美!”

俩人结束通话后,东方蒲笑着叹了声,“暮夕是越来越急不可耐了,我看啊,怕是过了年,他就会拐了妹妹去扯证。”

东方将白轻哼,“只要咱们不点头,他就得逞不了。”

东方蒲提醒,“破晓的户口可不在咱家的户口本上,以为守的住?”

东方将白表情僵了下,不过,想到什么,眉眼又得意起来,“如果他想结婚证上印的是柳泊箫这个名字的话,那就只管去扯证。”

闻言,东方蒲笑起来,“对啊,我怎么忘了这岔了,哈哈哈……”心情好了没一回儿,就又叹气了,看着开车的儿子欲言又止。

东方将白无奈的道,“爸,您想说什么就说。”

“那我可就说了。”东方蒲就等这一句,清了下嗓子问,“我听说,观潮最近在相亲?”

东方将白点了下头。

“是秦老爷子安排的?”

东方将白又“嗯”了声,已经猜到他爸要说什么了。

果然。

“将白啊,看观潮都开始相亲了,是不是也该把婚姻大事提上日程了?”东方蒲一脸期待的看着儿子,不是他自夸,整个帝都能赶上儿子优秀的就没几个,偏偏却是单身狗,这也太不科学了。

东方将白对于催婚,也有自己的应对之道,“爸,相亲的事不急。”

“怎么能不急?都二十八了!”

“男人三十而立,我才刚接管东方家,杂七杂八的事情太多,实在没精力,况且,妹妹的事儿还没解决,我也没心情,我想等一切尘埃落定后再谈婚事。”

按说这番说辞很有道理,可东方蒲却听不进去,没好气的道,“别以为我不知道是在敷衍拖延,相个亲而已,能耽误多少功夫?”

“爸……”

“我和妈对儿媳妇没太多要求,家世、身份、地位,这些都不重要,品貌才学说的过去就行,能不能担起东方家主母的责任也无所谓,只一个条件,们情投意合,能融进咱家里来,还有,一定要能跟妹妹相处融洽。”

东方将白心里微暖,含笑点头,“我知道了,爸,我会……尽快。”

得了最后一句,东方蒲才放过他了。

二更 家门不幸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东方城一家,住在一处叫荷塘月色的别墅区里,纯中式的院落,带着几分江南水乡的韵味,如今是腊月,能看的景色不多,不过,凋谢的树木上挂了不少红灯笼,让这萧瑟里多了几分鲜艳和喜气。

只是今天……

一楼客厅里,咆哮声、咒骂声、哭声乱成一团,地上有几个摔裂的杯子,碎片和茶水混杂,白小雅倔强的站在那片狼藉里,眼睛已经红肿,身边紧紧靠着一个五岁的男孩儿,搂着她的腿,吓得哇哇直哭。

要是换做平常,东方城的媳妇儿韩巧云早就喊着宝贝、心疼的去哄了,可现在,她冷眼看着,脸色铁青,磨着牙挤出俩字,“闭嘴!”

东方逸哆嗦了下,哭的越发凄厉。

白小雅咬着唇,蹲下身子,把儿子搂进自己怀里,直直的看向韩巧云,“妈,您真的不相信我吗?我是什么样的人,这些年,家里的人谁不清楚?我怎么可能……”

韩巧云厌憎的打断,“说没背叛,可这个野种是怎么来的?现在敢说他是我儿子的种吗?”

白小雅一时没了话,眼神转向东方白,神色凄楚,自嘲的问,“老公,说呢?难道也不信我、觉得我给戴了绿帽子?”

东方白一脸惨白,失魂落魄的瘫坐在沙发上,仿佛没听到白小雅的话,自从看到网上曝光的那些事后,他的整个世界就坍塌了,儿子是怎么来的,他最清楚,那不是自己的种,是从精子库里选的,可他万万想不到,捐献的人会是东方靖,这不是巧合,是预谋。

至此,他也终于明白了东方靖为什么会帮助他,根本不是看中他的什么才能,完全是为了他的种,他是想家主的位子将来能名正言顺的传给他儿子才选了自己当过渡。

可笑他,还曾沾沾自喜,原来,他就是个傻子,是个冤大头,是被人摆布蒙骗的傀儡,东方靖背后不知会如何嘲弄他的愚蠢。

此时此刻,他只要一想到这些,就如万箭穿心、痛不欲生。

“老公……”白小雅又喊了声。

东方白抱住头,痛苦的闭上眼,“我不知道,我什么都不知道……”

见状,白小雅如坠冰窖。

这时,东方城阴沉着脸,看着白小雅问,“当时去医院选择用那种方式怀孕,真的不知道捐献的人谁?”

白小雅无助的摇着头,“我怎么可能知道?医院方面对这捐献的人身份都是保密的,就是为了将来不要出现什么相认纠缠的戏码……”

“那为什么……”他喊不出孙子的名字了,只得指着他,问道,“为什么他会成了东方靖的儿子?俩之间真的没有什么交易?”

“没有,什么都没有!”白小雅哭喊着,“们可以不认逸儿,但不要这么羞辱践踏我的尊严,用这种方式怀孕,也不是我的主意,我也是被算计的受害者!”

东方城拧眉,严格来说,白小雅的确是无辜的,可他做不到还能像以前那样把她当成个孝顺的儿媳,孙子不是儿子的亲骨肉就已经让他五雷轰顶了,更别说,还是东方靖的种,这让他情何以堪?要知道,他跟东方靖可是同辈,这么说下来,孙子变侄子了?

客厅里的气氛正僵硬时,门铃响了。

一家人谁也不愿理会,还是门铃声不断,太扰心了,韩巧云才从窗户里看了下,见是东方蒲父子,还有族里几个说话有分量的老人,这才开了门。

东方蒲等人进来后,看着厅里的一幕,并没有什么意外,不吵不闹才是奇怪。

眼下情况特殊,众人也没有心情寒暄,让了座位后,东方蒲直接开门见山的道,“三堂哥,我今天和几位叔伯过来,是为了网上爆出的那桩事儿,本想把二弟也喊来,只是他关机了,暂时联系不上。”

闻言,韩巧云尖声道,“联系不上?这是事情败露、没脸做人、躲起来了吧?”

东方蒲道,“或许吧。”

东方城接过话去,“或许?这么说,这事是真的了?”

他其实还侥幸的抱了一丝希望,希望只是个误会,是有人故意造谣生事儿、打击东方家。

东方蒲沉声道,“八成是,如果想要确定也很简单,我二弟不在,抽我的血和逸儿的血去检测一下也可以。”

听到这话,韩巧云当即不客气的道,“用的?那能说明什么?真有血缘关系的话,那或许还可能是的……”

东方蒲脸色一冷。

东方将白忍不住为自己的父亲讨公道,“韩伯母,请慎言,我父亲的人品整个东方家的人都有目共睹,不是您可以污蔑的。”

来的那几个老者也纷纷露出不愉表情。

东方城迫于压力,斥责了一声,“不会说话就闭嘴。”

韩巧云这才不甘的咽下后面的话。

东方蒲冷笑道,“既然堂嫂不相信我,那也简单,用我那俩侄女的血也可以,我那俩侄女总没有捐献精子的功能吧?”

韩乔云脸色青白交错,咕哝道,“我就是随口一说,怎么还当真了?”

东方城说了句软话。“阿蒲,别跟她一般见识,我自是对放心的,其实不用去检测我也相信说的话,今天既然上门,定是查证过了,对吧?”

东方蒲点了下头。

东方城复杂的问,“我能问问,是怎么查证的吗?”

事情发生的猝不及防,他们作为苦主都尚且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,别人又是如何去查找到真相的?他细思极孔恐,想着东方蒲是不是早就知道了。

东方蒲自然不会说出宴暮夕来,便道,“是我爸说的,他听说了这事儿后,就想打电话找二弟对证,可联系不上,只好找了秦可卿,秦可卿是我二弟的枕边人,她承认了此事。”

东方城瞳孔一缩,“那也是她曝光出去的?”

东方蒲道,“这个我倒是不确定,我并没问她,她现在对我二弟怕也是恨之入骨,已经跟我爸提起离婚的事儿了。”

“离婚?她离婚了倒是能一了百了、撇个干净,可我家这一摊儿……”东方城恨恨拍了下桌子,“家门不幸,家门不幸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