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艾秋刺青

Published / by admin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别墅中,欢声笑语,其乐融融。

所有人都为唐铮的归来高兴,不过由于太多女孩子,明显阴盛阳衰,唐铮倒是成为了绝对的中心,瞩目的焦点。

每个女孩子几乎都与唐铮聊了几句,这才安抚下来,否则,那幽怨的眼神也足够唐铮喝一壶的。

“陛下呢?怎么不见他回来?”唐铮还没来得及说天外天的境遇,已经有人迫不及待地追问了,自然就是赤月兽。

他一直在寻找小白的身影,却始终没看见,不禁有些心慌了。

他很清楚天外天的危险,深怕小白遭遇了什么不测,一双眼珠中写满了焦虑。

“他留在天外天了。”

“啊,什么?陛下怎么会留在天外天,究竟发生了什么?”赤月兽会错了意,大惊失色地叫了起来。

“别担心!别担心!”唐铮连忙摆手,示意赤月兽稍安勿躁,“小白是遇到了老祖,也就是们当年的护法,还有其他部下,所以,他就留在了天外天,与他们一起战斗。”

“护法?”赤月兽眼珠猛跳了几下,“他还活着吗?”

当年赤月兽身为赤月大将军,与老祖分道扬镳,然后就断了消息,老祖藏身于绝命谷,休养生息,赤月兽还以为老祖已经牺牲了。

泳池边水库水美女长发飘飘图片

见赤月兽急不可耐的样子,其他人也瞪着一双双好奇的大眼珠,眼神直勾勾的,唐铮顺势就把天外天的遭遇和情况娓娓道来。

众人听的心惊胆战,摇曳不定,尤其是听到昊天王乃是诈死的消息后,赤月兽几乎暴跳如雷,大呼“卑鄙无耻”。

当年他就是听说了昊天王死亡的消息,才会倾尽一切力量,试图彻底消灭敌人,奈何武灵王也不是吃素的,又有一大票帮手,最终,赤月兽兵败如山倒,不得不败走他乡,转为寻找皇族的下落。

别墅中鸦雀无声,只余下赤月兽粗重的呼吸声,小月月感受到父亲的心情,乖巧地依偎在他身边,吱吱的轻声叫唤着。

唐铮咳嗽一声,打破了沉默,劝慰道:“赤月兽,不,赤月大将军,我会择日将送回天外天,让与昔日的战友一起,在小白的领导下,重新夺回属于们的辉煌与荣光!”

赤月兽猛地抬起头,双眼中爆发出阵阵精光,魔怔一般地喃喃自语:“赤月……大将军……好久没人这么称呼我了……我……我愧对先皇御赐的大将军之名啊!”

说罢,他竟然痛哭流涕起来,深深地匍匐在地上,身体一抖一抖,令人无不动容。

小月月手足无措地守在父亲身边,用小爪子轻轻地拍打父亲,似乎在安慰他。

唐铮重重地吐了一口气,说道:“赤月大将军,别自责了,昨日之日不可追,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,我们着眼于将来,失去的,我们都会一点点夺回来。”

赤月兽一点点地抬起头,虽然眼中还噙着泪水,却渐渐停止了身躯,像是一把出鞘的利剑,重重点头,咬牙切齿地说:”对,必须夺回来!”

他气势如虹,似乎又恢复到了当初大将军的风范和气势。

天禅子神色焦急,因为,他听到了关于自己师门的消息,待赤月兽说完,他就迫不及待地追问起来。

“小子,说清虚门差点遭受灭门之祸,又在正道的阵营中受尽了委屈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方诗诗拜师天禅子,相当于也是清虚门的一份子,不约而同地望着唐铮,心系师门的安危。

唐铮早就知道他们会有此疑问,便把自己上一次和小白神识穿越天外天,然后帮助清虚门吓退敌人的事告诉了他们。

天禅子长吁一口气,说:“算小子有良心,若是敢见死不救,哼,看我怎么收拾。”

唐铮哂笑一声。

以前的天禅子或许还可以收拾唐铮,如今,天禅子根本不是唐铮的对手了,两人的差距可谓是天壤之别。

但两人的关系非同一般,唐铮也早就习惯了天禅子的这种语气,倒也见怪不怪了。

天禅子犹豫了一下,说:“清虚门乃是我的师门,我岂能容忍那些正道如此排挤师门,下次去天外天,定要把我一起带上,我去为师门出头,让那些正道知道清虚门不是好惹的,即便清虚门已经衰落了,可还有我这把老骨头,也绝对不会容许他们如此欺负清虚门。”

天禅子义愤填膺,颇有要大干一场的架势。

唐铮哑然失笑:“是他们的前辈,他们可是的徒子徒孙,到时候又可以在他们面前威风一下了。”

天禅子脸色悻悻,横了唐铮一眼,纠正道:“我本来就很威风!”

“师父,到时候我也去。”方诗诗自告奋勇。

天禅子大喜过望,哈哈大笑地赞道:“这才是我的好徒儿。”

这人间之事也有许多,一时之间,他倒是不会急着去天外天,只能好生安抚了他们几句。

“我离开这段日子,有没有发生什么事?”唐铮正色问道。

栗笑天功力提升之后,重新整合了离宫,梳理了情报系统,不但提升了离宫弟子的整体修为和实力,而且情报系统有了巨大的发展。

栗笑天笑容一敛,一板一眼地说:“离宫一直在秘密地监视各个地方的情况,京城大战之后,倒是风平浪静,无论是官方,还是其他势力,都偃旗息鼓,没有再起波澜。”

唐铮暗暗点头,京城是他的大本营,他所在乎的人几乎都在京城,若是京城动荡,他们势必会受到波及,这是他最在意的事。

栗笑天十分了解他,所以最先报告京城情况,先让他安心。

“九天玄女离开京城去为天帝寻找肉身还阳,自从她离开京城后,就失去了踪影,她的实力太高,又是孤身一人,离宫弟子跟不上她,也没办法提供保护。”栗笑天惭愧地说,觉得离宫真的还有必要进一步提高实力,否则,这种跟丢人的情况一再发生,着实太丢面子了。

唐铮倒是不介意,九天玄女毕竟是大乘境界的高手,普通离宫弟子又怎么可能一直跟上她。

“燕青衣也还没有下落,不知是不是躲在哪里继续参悟天道了。”栗笑天蹙着眉头说。

燕青衣借助符咒,出其不意地从唐铮手下逃脱之后,便没了踪影,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。

唐铮眉头一挑,神色也变得严肃起来。

燕青衣是敌是友,现在着实分不清楚,这样一个对手在暗处潜伏,令他身心都有不小的压力。

“那滇南呢?”唐铮深吸一口气,又问。这是他当初准备第一个对付的敌人,京城大战后,姬无相逃回了滇南。

所以,他离开之前曾经命令下去,务必要严密监视滇南的风吹草动。

栗笑天知道唐铮所想,沉声道:“滇南……还真有了动静。”